之前懷孕期間,意外發現自己左側有了腫塊,就到北醫找了梁醫生看診(沒想到那位醫生之後也上了新聞版面⋯)但是因為懷孕中加上沒有什麼不舒服,就決定先擱置。

現在我家妹妹也已經兩歲半,因為最近工作常加班又熬夜晚睡,最近硬塊開始隱隱作痛,而且感覺比較明顯⋯一開始找到長庚發現超音波等太久,改回到北醫就診,但這次是找「杜世興醫生」也讓我開始了乳房檢查之路。

會知道杜醫生是因為我婆婆朋友的女兒因為乳房疾病切除,剛好杜醫生也有乳房重建專長,所以一開始開刀就可做直接進行重建,我婆婆就大推這位醫生,而且他是從國泰轉過來北醫,風評不錯!

切入正題⋯

杜醫生的門診人數真的很驚人,從早上開始看診到晚上十點多(明明門診只到下午),第一次看診病患必須先到乳房超音波櫃檯報到,排超音波(必須於下午4點前報到超音波,否則下次請早),照完了把超音波單給門診護士,重新健保卡電子看板報到,開始漫長的門診等待。

我的情況是照超音波的時候,因為隨口跟照超音波護理師聊起來我兩年多前在北醫做過乳房超音波,護理師就翻出當初的超音波,才發現到硬塊的形狀改變(覺得異常),就請醫生來看,醫生只說了「就下禮拜排切片化驗」(我聽了超驚嚇🙀的)⋯

在組織切片(或稱吸取)前必須要先排「乳房攝影」,「乳房攝影」其實是有疼痛感的,想像手指頭被厚重抽屜慢慢夾到,而且覺得已經夾到了卻還是持續施壓,而且是在咪咪上⋯但是但是但是一定要ㄍㄧㄥ住(因為真正拍照的時間很短,大約五秒),否則重頭施壓更崩潰= = 如果是第一次進行乳房攝影,建議一次完整拍攝(共四張,一邊兩張),不要等到醫生看了超音波又要加拍,更累人...

 抽取組織化驗的方式,針對乳房先「局部麻醉」,然後利用一根粗針(由傷口看來應該2-2.5mm)進乳房抽取,抽取時會感覺像是釘槍的衝擊力及聲音(剛開始會嚇到),我這次大約聽到五聲,老實說沒有特別疼痛,但是我前一位小姐非常的不舒服,她淚眼汪汪的一出來就吞了止痛藥,而且到我做完都還是很痛的樣子。

麻醉抽取時盡力放輕鬆(雖然很難),肌肉才不會太緊繃導致醫生抽取要花更多時間,抽取組織時間及疼痛感會因爲個人耐受度、做單邊/雙邊以及緊張度而異,唯一的感受是⋯女人真的很辛苦💦

創作者介紹

● 奇異果女孩 ●

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